1. 首页
  2. 体育赛事

后唐奔袭斩首后梁,一场被亡国危机生生逼出来的灭国之战

引子:

在中华五千年的历史之中,王朝更替如同走马灯般,灭国之战更是此起彼伏,但你知道吗?有这么一次灭国之战,胜利的一方竟是顶着亡国压力进行的倾国之战,像极了一场豪赌,赢了就一战定山河,输了就彻底身死国灭,这就是后唐奔袭斩首后梁之战,整个战局波澜壮阔,过程更是令人惊心动魄。

后梁龙德三年(也就是后唐同光元年)八月,屯防在顿丘的梁军大营之内突然炸开了锅,右先锋指挥使康延孝叛逃的消息在军营里顿时弥漫开来,一时间军将、士卒们议论纷纷,人人面带忧色,在这两军对垒之际,主要将领叛逃敌方,对己方的士气自然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。

康延孝的叛逃是事件的一个导火索

而面对星夜投奔而来的康延孝,后唐君臣们却并没有高兴多久,因为康延孝的到来,虽然带来了大量的后梁军事机密,但真当后唐皇帝李存勖听到这些军事机密之后,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。

一、 康延孝带来的那个消息

除去康延孝对李存勖等人透露的后梁朝廷、军将所存在的缺点、弊端之类信息,康延孝此番带来了一个后梁即将展开的攻势计划,而正是这个计划,让后唐君臣顿时难以淡定了。

自河津失利,段凝、彦章又献谋,欲数道举军,合董璋以陕虢、泽潞之众,趋石会关以寇太原。霍彦威统关西、汝、洛之众自相卫以寇镇定,段凝、杜晏球领大军以当陛下,令王彦章、张汉杰统禁军以攻郓州,决取十月内大举。又自滑州南决破河堤,使水东注曹、濮之间,至于汶阳,弥漫不绝,以陷北军。——《旧五代史》

这是后梁王朝谋划的一次军事反击计划,在这个计划之中梁军将分四路攻击后唐,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计划,特点是操作性强,伤害性大,一旦实施便是倾国决战,可以说是一个一劳永逸,以彻底灭唐为目标灭国行动。

第一路,攻其腹心:泽州刺史董璋拢合陕虢、泽潞数洲之地兵众北上越过石会关,攻击后唐的根本之地太原府。

太原是后唐的腹心和根本,太原若是有失,后唐便没了基业

第二路,除其枝叶:邠宁节度使霍彦威统领关、汝、洛越过黄河,经相、卫两州,攻击叛乱甫定的镇、定藩镇,动摇其根基。

镇、定两州叛乱甫定,人心不稳

第三路,拖住主力:段凝、杜晏球领后梁的五万主力大军拖住后唐的主力部队,跟其对耗,主力之间的对决,谁先示弱撤退,谁就会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。

后唐后梁军事对峙局势图

第四路,收复郓州:王彦章、张汉杰统禁军以攻郓州,为了配合王彦章部,梁军还决定挖开黄河,将泛滥的河水向东引去,直接冲杀郓州附近的后唐军队,让黄河北岸的后唐军队无法救援,只能眼睁睁看着后梁克复郓州。

用黄河水冲杀敌军,这一招比较狠

康延孝作为此番梁军北征军队的右先锋指挥使,其能够参与梁军的军事决策,对梁军与朝廷的动向、细节安排自然也是知之甚详。

这个军事计划对后唐来说,虽然是个非常重要的绝密军机,但也是一个令后唐君臣进退两难的艰难选项。

因为,后唐如今的现状,其实支撑得本已十分勉强,倘若后梁真的实施这样大规模进攻,后唐现下恐怕还真是架招不住,这是一个无法布置有效防御的局面。

二、 后唐的困境:

军事方面:绝对的压力山大

首先让我们看看后唐当下所控制的地区:卢龙、镇定、河东、河中、魏博这几个地区,这几个地方如今无一例免,全都出事了,作为一个正在与敌国鏖战的国家,竟然没有一个稳定的后方,其面临的窘迫可想而知。

红色方块区域为后唐名义上的势力范围

卢龙之地面临契丹的进犯:

北面崛起的契丹对新兴后唐的数次进犯,严重威胁着卢龙地区的安全,使得后唐不得不派出重兵布防该地,直接分散了后唐与后梁的决战兵力。

崛起的契丹对后唐北部产生了巨大威胁

神册二年三月辛亥,攻幽州,节度使周德威以幽、并、镇、定、魏五州兵拒战于居庸关之西,战于新州东,大破之,斩首三万级。——《辽史·太祖纪》

镇定之地正经历着叛乱甫定的伤痛:

镇州大将张文礼杀害依附后唐的赵王王镕,举兵叛乱降粱,在平叛镇州之乱时,后唐方面遭到了重创,四员重量级的大将(史建瑭、阎宝、李嗣昭、李存进)死于此次平叛,特别是李嗣昭的阵亡,更是直接引发了河东之地的巨大动荡。

镇、定二州的叛乱,让后唐元气大伤

史建瑭、阎宝、李嗣昭、李存进四位大将先后阵亡

镇定二州虽名义上属于后唐,但性质和政治联盟类似,当看到后唐对镇州进行的征服性平叛,定州王处直感到了唇亡齿寒,不甘被彻底控制的王处直便着王郁暗地招引契丹南下,企图脱离后唐的控制,值此危机时刻,契丹军队南下河北之地,后唐也不得不立即分兵北上,与契丹在新城进行了一次交战,此战之后,后唐方面对北面的契丹更加顾忌。

契丹主既许卢文进出兵,王郁又说之曰:“镇州美女如云,金帛如山,天皇王速往,则皆已物也,不然,为晋王所有矣。”契丹主以为然。悉发所有之众而南。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契丹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不安定因素,时刻威胁着后唐的背后,因此河北之地的兵力一点也不敢削减,只能重兵防守,这也让后唐跟后梁决战时,兵力布防方面,捉襟见肘。

河东之地顿时祸起肘腋:

随着昭义节度使李嗣昭的阵亡,潞州军府内因继承问题最终和后唐闹翻,李嗣昭的儿子们选择倒向了后梁王朝,泽路之地,从打击后梁的桥头堡顿时成为了刺入后唐根本的一根毒刺。

潞州之地对河东来说,生死攸关

继韬弟继远亦劝继韬自托于梁,继韬乃使继远指大梁,请以泽潞为梁臣。梁主大喜,更命安义军曰匡义,以继韬为节度使、同平章事。继韬以二子为质。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潞州之地,熟悉五代史的人们自然知道其的重要性,此地对后梁来说是攻击后唐的桥头堡,而对后唐则是生死攸关的屏障,失去潞州的后唐,此刻已经陷入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。

河中之地,一个反复无常的墙头草:

河中之地是因朱友谦与梁帝之间的龌龊导致的反目背叛,作为新附后唐的河中,李存勖还真没把握自己能够完全掌控这个反复无常之地,而河中府内持着首鼠两端态度的人们也不在少数,因此河中之地此时只是一个名义上的联盟,不能彻底信任,其甚至会在要紧关头成为一把更要后唐命的利刀。

河中之地反复无常,对后梁后唐威胁都很大

初,刘鄩兵至蒲中,仓储匮乏,人心离贰,军民将校,咸欲归梁。友谦诸子令锡等亦说其父曰:“晋王虽推心于我,然悬兵赴援,急维相应,宁我负人,择福宜重。请纳款于梁,候刘鄩兵退后,与晋王修好。”——《旧五代史》

魏博之地,半数已丢:

在与后梁鏖战交锋之后,后唐交出的成绩十分黯淡,魏博之地,近半数丢失,而且段凝率领的大军还在好整以暇地与其进行着对峙,至今并没有任何能够击溃其的希望。

魏州之地是后唐李存勖登基之所,倘若魏博之地丢失,战略上后唐将陷入极大的被动之中。

在当下后唐局面混乱的情况下,此时后梁攻击计划一旦实施,那局面恐怕将会是摧枯拉朽之势,军事压力巨大的后唐如同强弩之末,只剩下最后一根压垮其的稻草罢了。

经济方面:更是难以维继

唐末粮食主要产地分为:巴蜀、江南、河北、河南这几个地方,而如今后唐占据河北大部分,后梁占据河南之地,看起来仿佛大家平分秋色,但其实两者有着天壤之别。

唐末粮食主要产地

首先,后唐与后梁持续作战,但战场大都在后唐疆域之内,战火焚燹过后,除了城池破损之外,更多的是生民死亡,大批逃避战火波及的流民迁徙他方,直接造成了大量土地荒废,粮食产出底下,放眼看整个河北道南有后梁,北有契丹,在这个混乱战场之上,怎么可能会有持续的粮食产出,因此后唐的粮草经济是个大问题。

时契丹屡入寇,钞掠馈运,幽州食不支半年。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梁段凝进至临河之南,澶西、相南,日有寇掠。自德胜失利以来,丧刍粮数百万,租庸副使孔谦暴敛以供军,民多流亡,租税益少,仓廪之积不支半岁。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魏、博五州,秋稼不稔,竭民而敛,不支数月,此岂按兵持久之时乎?——《旧五代史》

粮食是战争的决胜因素之一

而后梁方面相比来说,境内比较安宁,虽然有王室反叛发生,但都不成气候,无伤根基,加之后梁的一些老成官员对农耕非常重视,因此粮草储备对后梁来说不是问题,而洛阳、关中、宣武之地的粮草也正是后梁敢于组织大规模攻击后唐的底气。

全义善于抚纳,课部人披榛种艺,且耕且战,以粟易牛,岁滋垦辟,招复流散,待之如子。每农祥劝耕之始,全义必自立畎亩,饷以酒食,政宽事简,吏不敢欺。数年之间,京畿无闲田,编户五六万。——《旧五代史》

国力之间的较量,拼的便是军事和经济,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当下后唐方面粮草短缺,而后梁方面粮草充实,如果打持久战的话,后梁的主力拖垮后唐主力,恐怕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,因此这个时期后唐的一些臣子们便纷纷向皇帝建议议和,拼不过,不如保存实力。

宣微使李绍宏等皆以为郓州城门之外皆为寇境,孤远难守,有之宵如无之,请以易卫州及黎阳于梁,与之约和,以河为境,休兵息民,俟财力稍集,更图后举。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后唐耗不起,而此刻后梁又准备发动主动进攻,更是让原本还想抱着通过跟后梁谈判,来为自己生存空间缓一缓的后唐方面,彻底丧失了希望。

困兽犹斗,灭国在即的绝地反

军事抗不过,经济又拖不起,后唐的未来仿佛如同一盘死棋,大战将兴,灭国在即。

但困兽犹斗,后唐在仔细研究了后梁进攻计划的时候,也发现了对方的一个漏洞,而这个漏洞在后唐看来,也正是翻盘的唯一希望。

那就是空虚的汴梁城。

王彦章带领收复郓州的军队是后梁的禁军,为了能够彻底解决后唐,后梁皇帝也压上了全部兵力,因为东路进攻计划有黄河水冲杀的预想,黄河一旦掘开,北面的后唐军队就无法救援,只能坐看后梁攻击收复郓州,因此此路军的人数没有太多,朝廷将全部禁军给了王彦章让其配合收复郓州之地,而没了禁军防守的汴梁,就如同一个不设防的城市,充满了危险和诱惑。

没有防守的汴梁城,对后唐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

在亡国的压力之下,后唐根本没有丝毫犹豫,便立即抓住了这棵稻草,赌上一把,死里求生。

帝曰:“此正合朕志。丈夫得则为王,失则为虏,吾行决矣!”司天奏:“今岁天道不利,深入必无功。”帝不听。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这是一次倾国豪赌,赢了一战定山河,输了便只能接受身死国灭的结局。

看看当时后唐皇帝临行前的悲壮诀别,就知道此番突袭的危险系数有多高了,后唐皇帝李存勖在临出发前还在给自己的妻儿交代后事,大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。

李存勖率军南行前,与妻子生死诀别

帝遣魏国夫人刘氏,皇子继岌归兴唐,与之诀曰:“事之成败,在此一决;若其不济,当聚吾家于魏宫而焚之!”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段凝的神助攻——黄河之水天上来:

十月初二,后唐军队数万精锐从杨刘渡河南进,急行一日后便到达郓州,自此便拉开了斩首后梁之战的序幕。

后唐军队袭击斩首后梁

当王彦章得知后唐主力渡河而来的消息之后,其内心一定是相当震惊的,因为其知道自己军队的战力到底如何,根本无法抵御唐军主力部队,仓皇之际其选择了坚守中都,而作为后梁最锋利的矛,其忘记了,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盾,防守不是其的长项。

很快中都被攻克,梁军东面的军队全军覆没,自此后唐军队进攻汴梁的道路之上,畅通无阻。

是日,擒梁将王彦章及都监张汉杰、赵廷隐、刘嗣彬、李知节、康文通、王山兴等将吏二百余人,斩馘二万,夺马千匹。——《旧五代史》

这里面,我们有一点我们可以从地图上看到,那就是顿丘的段凝主力距离汴梁更近,王彦章城破之际肯定发出了军情信使,段凝的主力军队如果能及时赶回,这次斩首行动失败的可能性极大。

掘开了的黄河将梁军隔绝在了北岸

还有一个一直被忽略的问题,那就是此刻,后梁军队的反攻计划应该已经开始了,因为黄河被掘开了,滔滔的洪水奔腾而下,顿时淹没了黄河南岸大部分地区。

段凝此刻已经掘开了黄河,李存勖等人之所以急急忙忙地攻击后梁,就是为了争取这个时间差。

可以推断后唐军队过了黄河后不久,黄河便被掘开,此时黄河附近的后唐军队都已经被带到了后梁境内,而后梁的军队却被隔绝在了黄河北岸,而这个时间差肯定是康延孝所提供的信息,这个才是其贡献出来的最大价值。

梁主遣张汉伦驰骑追段凝军;汉伦至滑州,坠马伤足,复限水不能进。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得到中都失陷消息的后梁朝廷,惊慌失措地派人召集段凝主力回援,而派出的信使只能无奈地看着面前无边无际的滚滚黄水,无奈而绝望至极。

弄巧成拙,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后唐军队逼近,自己的主力军队却被大水阻隔无法回援,此刻后梁皇帝朱友贞的心理阴影一定是遮天蔽日的。

后梁皇帝最终选择了身死殉国

本想着一战灭亡后唐,到头来竟然是一场荒唐,面对如今的这个无解的局面, 万般无耐的后梁皇帝最后只能选择殉国而亡,而后唐皇帝李存勖则凭借着这次惊天豪赌,最终成功斩首后梁。

已卯旦,李嗣源军至大梁,攻封丘门,王瓒开门出降,嗣源入城,抚安军民。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老板都没有了,还在为谁打工?

皇帝死了,后梁都城被占领了,更狠的是后梁的王室成员因为夺位、造反、城破前被处死,没人了,连扶植个能够号召群众的傀儡都困难,这下可就纠结了,剩下的后梁将领们都很迷茫,没有老板的时代,接下来该为谁而奋斗?总不能是自己吧。

现成不是有一个吗?斩首后梁之后,如今的皇帝只剩下一个了,没别的选择,就是他了。后梁的军将们在惊讶、愤怒、无奈之后,纷纷选择了投降,整个后梁王朝的军事力量全部解甲归降,我想那时候的李存勖一定也在想,幸福真是来得太突然了呀!

没有皇帝的后梁军队,纷纷解甲投降,后梁彻底灭亡

壬午,段凝所部马步军五万解甲于封丘。凝等率大将先至请死,诏各赐锦袍、御马、金币。——《旧五代史》

梁诸藩镇稍稍入朝,或上表待罪,帝皆慰释之。宋州节度使袁象先首来入朝,陕州留后霍彦威次之。——《资治通鉴》

后唐的灭国之灾,转眼竟成了灭梁兴国之战,历史呈现给我们精彩至极的同时,也让人不禁唏嘘长叹。

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,罗隐的这句诗,或许用来形容此战中的后唐皇帝李存勖与后梁皇帝朱友贞,再恰当不过了。

历史结局有时确实只在一念之间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iyoudh.net/d/261382.html

a b